南岳竹生

赤坊是最好滴!

【轰出】告白

       远处有一些声音传过来,我明知道距离还很远,但腿已经不自觉地打起颤来,似乎地面已经开始震动。


       太过分了。


       户仓同学把颤抖着往外跑的我又推回去了几步,于是我又回到了铁轨中央。我应该转身向后跑的,但我已经忘了可以这么做。这或许是因为太慌了,又或许是因为我试过,然后再被拉了回来。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实际上,我的灵魂早被扔到另一片虚无中了。只剩下越来越近的动车和永远跑不出铁轨的我。


       似乎是边上的藤井同学拉住了户仓同学又或者怎么样,我的视线被坏了的泪腺模糊掉了,看不清楚。但不管怎样,在动车进入视野嚎叫着冲过来的现在,我终于能逃出来了。


       然后我踉跄着跑了两步被铁轨卡住了脚。石头和铁轨在这种时候配合的十分完美,我只能抱着腿往外拔。在动车周围的气流击上我的脸颊之时,我挣出来了,倒在地上。


       铁轨被碾过,挣扎着发出“哐啷”的巨响。我清楚地在地面的震动之外感受到了心脏撞击着我的胸腔,隔着肋骨亲吻大地。


       等到脚踝的疼痛感传入神经时,藤井和户仓同学已经不见了。我用力抹去脸上的泪,但坏得彻底的泪腺没有停手的意思,粗糙的衣服使我浸在泪中的眼角刺痛不已。


       ——“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当然是这样说的,嘴角还带着像欧尔麦特一样的笑。我想,在这个场景下我这样的表情一定逞强又丑陋。


       那个人在我边上坐下了。


       动车早已过去,安静的空气作为一种尚可的介质使我清楚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新转来的轰同学。


       ——“还好吗?你的脚。”


       ——“我想应该还能走路。”虽然扭伤了,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走回家还是可以的。轰同学的声音像他的人一样,感觉冷清极了,我的理智竟也回了炉。


       ——“我听说你是个同性恋?”


       啊……


       ——“和我在一起吧?”


       肯定语气的问句呢。明明刚刚看到了不少我的狼狈模样还是说得出这样的话吗?只是因为我是个同性恋?只要是同性恋所以再不堪也会邀请我做男朋友吗?


       太过分了。


       我放下手,他正看着我,一副很平静的神色,笃定了我会答应。


       我们接吻了。





————————————

想写长篇

没了。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