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竹生

喜欢大家宠我!也喜欢宠你x

【轰出胜】荒星求生(4)

*娱乐圈直播荒星生存+未来星际+机甲+并不是ABO

*初入娱乐圈军部大佬久&影帝幼驯染卡&娱乐圈流量小鲜肉轰

*听说影帝和顶级小鲜肉打起来了!!!


       “唔——”轰扫视了一圈周围,“哪些是可以吃的啊?”

 

       周围树木丛生,偶尔还能听见几声不知名鸟禽的声音。

 

       绿谷看着轰微偏的侧脸:“啊?……哦!这个啊,没事的交给我好了。轰君就注意一下周围防止偷袭好了。”

 

       绿谷不受制地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跳的速率都突然变化,空气中似乎都有一些不一样的气味飘动着。

 

       幸亏后来上鸣嚷嚷着“不行不行!这样子轰你都要把风头全抢走了!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帅啊太过分了!”一下子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不过后来也还是以人数太少玩起来没意思这样的理由终结了这个游戏就是了。

 

       电气实在是太好了!绿谷这样感激地想着。

 

       只是现在绿谷还是有些不自在,好在轰完全没有昨天发生过什么的自觉,十分的自然,让气氛好歹还是没有那么僵硬。

 

       “是玉兰果?这个味道比较淡,但是嚼起来很香。”

 

       “唔……毒仙子?不对,是扶无果啊。我记得这个很难遇到的吧?还有祛毒功效,应急祛毒甚至治疗都是不错……”

 

       “诶?这是洁世草?这个草汁特别香。要是今天再有什么鸟禽或者兔子之类的话吃起来肯定很棒!”

 

       “呜呜呜呜怎么这么多好吃的,我每次上前线都很难得遇到这中间一个的!我已经好久没吃到这样的好吃的了!”

 

       绿谷的大眼中都不自禁的泛上了一些水雾——他在前线喝营养液已经很久没体会到有味道的东西了。

 

       没办法,除了营养液,唯一能得到的就是虫肉了。但是每次都要遵守上级调配,没空收集那些虫肉。毕竟不是什么种类的虫族都好吃的,在尸山尸海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种类还是很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轰笑了笑,帮绿谷把这些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食材给收起来。

 

       他们一路走一路停,没过几步就停下来收东西。整个一个随地捡宝贝的模样。

 

       “啊——是不是导演组做的啊,这也太巧了吧?”绿谷有些疑惑地问。

 

       “不会的,这个导演组是那种巴不得你能饿死在现场的类型。”轰认真地想了想。

 

       “……”

 

       “……”

 

       两个人对视,轰认真地看着绿谷。眼睛很自然地因为酸涩而眨动,但是绿谷莫名心头一动,低下了头。

 

       气氛略尴尬,在没有上鸣的情况下,似乎完全没有办法调和。

 

       “哗啦——”树叶被翻动的声音。

 

       绿谷头没来得及抬起,就已经飞速地转了个身,面向声音的来源。轰稍微慢了一拍,也很快反应过来。但是那个方向却再没动静。

 

       空气一片安静,便是鸟禽的声音也没了。

 

       “咔哒”

 

       轰的脚下突然一空,便有一股下坠感涌上。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绿谷转身便看见轰所在的地方已是烟雾缭绕,立马一拳轰出,便是一阵风起,带动着烟雾都随着拳头分开。却见再往前就是轰的脸,绿谷来不及收手只能偏过来。

 

       “叮”

 

       轰将自己与地面接触的部分都是覆上了一层冰,剧烈的震荡感涌上,他不禁有些头晕,有些挣扎地抬起了上半身。紧接着绿谷的拳头砸在了轰的边上,轰扬起的身体和绿谷俯下的身体像是相互迎合一样贴了起来。

 

       >>

 

       “喂,你觉不觉得这两个人怪怪的?”上鸣戳了戳边上的相泽。

 

       相泽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又合上了眼:“哦。”

 

       “什么叫‘哦’?!你这是什么鬼态度?我跟你讲,就凭我这个感情专家的眼光来看,这两个人肯定有猫腻!”

 

       “哦?母胎单身二十年的感情专家有何高见——?”

 

       “!”

 

       “不是我说,我觉得你们两个也怪怪的。”饭田推了下眼镜。

 

       “……我是说正经的!!”上鸣有些气恼。

 

       “饭田……烧饭吗?”相泽的眼中难得的有些奇异的光芒,“绿谷带了很多好吃的。”

 

       “那我就先去收拾了。”

 

       饭田离开三个人的小团体,相泽又闭上了眼睛睡了起来。上鸣只能自己看着两个人浮想联翩,但是连一个陪他一起吃瓜的人都没有。

 

       他撇了撇嘴,捞起几个玉兰果洗了一下,然后一边吃果子一边看两个人干瞪眼。

 

       相比之下轰和绿谷那里的空气都要紧张一些。

 

       绿谷漫无目的地摆弄着自己手上的手环,脸上倒是没有那么红了,但耳廓的血红色却是怎么也褪不下去。

 

       而轰一副放空自我的模样。

 

       果子都吃完了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上鸣觉得实在是无聊过分了,只能硬着头皮闯进了那片仿佛凝固了的空气之中,问绿谷拿来了手环,想找场外援助互动互动,顺便解决一下今天组装发电设施的疑问。

 

       >>

 

       丽日看着屏幕上的一堆卖相就上佳的果子,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血淋淋的肉串:“有黑幕,肯定是黑幕!不然我们组ssr的配置怎么好端端的就沦落到了n卡的待遇:)”

 

       欧尔麦特也为这个极端的运气感到一丝不可思议,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一天,除了留守人员,别的小组都是走几步就有几只虫子。而且什么水果、小兽?连个影子都没有!最可怕的——遇到了这么多虫子竟然都是不好吃的品种!甚至肉都坚硬到了差点把小刀都弄卷刃的地步。

 

       太可怕了。欧尔麦特看了一眼空旷的黑色天空,一只在飞的活的生物都没有。

 

       这或许不是同一颗荒星,肯定是上了直升机之后进了一个空间跳跃点。丽日想到。

 

       就连安静的空气中似乎都响起了一阵悲凉而悠扬的歌声。

 

       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

 

 

       >>

 

 

       上鸣打开了直播就差点一个手抖把手环扔出去。五颜六色的弹幕密密麻麻的飘过。

 

       【妈妈问我为什么哭着看直播】

       【这两个人的气氛让我难过又兴奋】

       【天要下雨,轰要嫁人:)】

       【散了散了,这次的直播就tm是在炒作捧这个绿卷毛上位:)】

       【有拿直播小鲜肉的银幕初吻上位这样的操作的吗?服气服气】

       【上鸣怕不是被弹幕砸傻了……】

       【上鸣!!!轰轰和那个小天使背着你出去玩亲亲了!!!】

 

       最后一条弹幕刷了十几遍,足足霸占半个屏幕,整整齐齐地飘了过去。

 

       后面更是跟上了某土豪发的图片弹幕。

 

       上鸣一个眼疾手快地点了开来,那张照片就放大霸占了整个光屏——上鸣一早在弹幕砸来的时候就坏心地把光屏放大投影在了石洞的壁上。

 

       照片的角度是十分清晰的侧面,完美把两人的侧身都纳入了照片。

 

       因危险而下意识闭上的眼睛,微微侧开的鼻梁,和——

 

       故意被打上码的嘴唇。

 

       在这样的距离下,马赛克下的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但这个码却出乎意料地带来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被绿谷一拳打碎飞溅的冰晶在阳光下折射着美丽的色泽,华美的意境被后期的码打断,显得刻意而、暧昧。

 

       绿谷早在照片出来的一刻立马偏过了头,露出的侧脸通红。

 

       “kiss?!”上鸣提高了音量。

 

       “没有啦!!”

 

       “……”上鸣递过一个“我懂得”的眼神,“舌吻?是舌吻吗?!”

 

       绿谷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上鸣看向了轰,眨了眨眼,多情的桃花眼中透露出几分不合时宜的天真来:

 

       “甜吗?”






——————————————————

下期预告:


告诉老子那个死阴阳脸的坐标,现在:)



——————————————————

上鸣也太可爱了吧呜呜呜呜呜呜

我最近被自己脑的上鸣迷得死去活来了真的是

以及上鸣和相泽不是cp——虽然写着写着我自己都觉得很gay


评论(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