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竹生

喜欢大家宠我!也喜欢宠你x

【all出久】四大校草 VS 玛丽苏绿谷(3)

*很好很ooc

*今天的绿谷依旧清纯不做作

*所以还是个男孩子啊【惋惜

 

       在传说中校园F4平时常聚的花园,切岛摸着自己微微起伏的胃,一本满足:“啊——辣椒果然是男子汉的食物必备啊。真好吃!”

 

       “对了,今天怎么没看见爆豪?今天他的管家可是特地带了超辣份的炒饭哦!那个颜色——”切岛舔了舔嘴唇,眯起了眼睛。

 

       欧尔麦特刚想说什么,却突然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边上的矮树丛后面:“诶?我好像听见了爆豪的声音哦?”

 

       “好像……我也听见了?”轰朝欧尔麦特看的方向看去,“好像还有别的声音……是今天刚来的那个女孩?”

 

       “诶!我听听?”切岛一下睁大了眼睛,“诶呀,听不清啦。我去看看!”说着便是跑了过去。

 

       欧尔麦特和轰对视了一眼,跟了上去。但是走了几步却发现切岛不动了,指着前面:“你!你们!!”

 

       欧尔麦特一脸疑惑,从切岛后面绕过。

 

       爆豪压在那个新来的女孩身上,单手撑在边上。一只手捏着女孩的下巴。那个女孩子脸上挂着愠红,瞪大着圆溜溜的眼睛里有着薄雾翻滚,双手揪着爆豪的衣领向下拉。

 

       两人注意到有人过来,绿谷一脸生气地扯下了爆豪的手便要往边上翻坐起。爆豪反应了过来,一个翻身,单腿屈起,手挂在上面摇摇晃晃的一幅浪荡登徒子的模样。

 

       爆豪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好兄弟们的心中俨然已经是个登徒子了。他现在虽然姿势是轻描淡写的,但是心里已经把绿谷给骂开花了。

 

       这个丑女,竟然说自己幼稚?还有什么弱鸡????就自己那身肌肉????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好意思????

 

       绿谷现在脸上还是一层薄红,但是内心是说不出的乐呵。

 

       妈耶,这个少年版爆豪也太容易动怒了吧?和十年后的喜怒不形于色完全不是一款啊!怎么这么……好欺负????不过没想到他竟然想动手,自己这个身体实在是太柔软了。

 

       但是这两个人的模样在旁观三人面前就完全不是一个意思了——完全是欺负完不负责和受欺负不敢说好吗?

 

       爆豪要是知道他们想的大概就是一声mmp了。但是他并不知道。所以他只好告诉自己不和弱鸡一般计较,总有一天自己neng死这个小姑娘云云便生气地走开了。

 

       绿谷内心是笑呵呵的。

 

       哎,心情好了不少。

 

       切岛纠结了一下,开口:“诶,这个小姑娘,那个……爆豪他就是这样子嘛,不要介意啊。”

 

       轰纠正:“有名字的,叫绿谷出久。”

 

       欧尔麦特依旧是招牌式的阳光笑容,只是额边一滴冷汗落下:“难道不应该关注一下绿谷……的清誉吗?”

 

       “诶?”绿谷的好心情突然一滞,感觉自己的耳朵好像坏掉了。

 

       最后绿谷只好抹着冷汗和三人打了半天马虎眼匆匆逃走。

 

       这个世界果然是坏掉了的。

 

 

        >>

 


       “你们……觉得这个转学生怎么样?”轰翻着手里的资料,上面正是绿谷那张清纯不做作的脸。

 

       “啊……很可爱的小姑娘吧?”欧尔麦特面对轰的凝视,又说道,“就是长得实在有点奇怪。”

 

       “是啊是啊,还听到有人说很漂亮什么的,也太好笑了吧!”切岛大咧咧地笑着,“不过能和爆豪擦出火花的人,肯定很厉害!”

 

       “家室也很奇怪呢。”轰翻到了资料最后一页,合上说到,“竟然是什么世界第一财阀啊什么的,跺跺脚地球抖三抖之类的。而且竟然几乎什么都会。啊——香汗可以吸引蝴蝶是什么??难道不会吸引到蜜蜂叮咬吗?”

 

       欧尔麦特的额上又有一滴汗滑下。

 

       “这怕不是份假资料吧?”切岛笑嘻嘻的,“轰你手下的人都白养了吧?”

 

       轰很认真地摸着下巴思索着,点了点头:“嗯,我也觉得。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们几个人的身份资料也很奇怪啊?怕不是我们也是假的。”

 

       欧尔麦特并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只能艹着他的阳光少年人设在边上看着不说话。

 

       果然,还是不要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最好了。

 

 

       >>

 

 

       绿谷回到家,赶紧就赶往了卫生间。

 

       为了防止自己“喝露水长大从不上厕所”的人设崩塌,他特地“不小心”地把墨水划在了脸上,装作清洗的模样。

 

       看着镜子的绿谷觉得自己怕不是个假人。

 

       目测大概5厘米左右的睫毛,看起来奇大无比的眼睛。绿谷有理由怀疑这双眼睛有他的一半脸那么大了。皮肤也是白皙透亮,连自己那左右对称的麻鹊斑都没有了。

 

       绿谷一时被自己的“美貌”怔住了,下意识就用手去秃噜自己的眼睫毛。

 

       天知道他现在多怀念自己以往平平无奇的模样。

 

       似乎是自己的想法被验证了一般,他如剥葱尖的手指刚碰到自己的眼睫毛,那只眼睛的眼睫毛就刷刷落了下来,只留下短短的一截。

 

       绿谷被吓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差点没大喊一声“smash”然后打在镜子上。


       妈呀,哪里来的妖精!!

 

       但是绿谷强大的心理素质令他反应了过来,停止了自己危险的想法。然后他颤抖着手去碰另一只眼的睫毛。

 

       又是落了他满手的眼睫毛。

 

       绿谷觉得自己可能是剪了满手的头发才对。

 

       等他眼睫毛掉完,他再仔细端详自己的脸——这双眼睛怎么突然缩水了???

 

       如今这双眼睛大致和他原本差不多,虽说也是圆溜溜的大眼睛,但怎么也不至于到半张脸。就算长睫毛可以让眼睛看起来变大那也不是这么玩的吧????

 

       再一摸自己的头发,凋零了一地绿色,颇有些诡异。

 

       绿谷想起了自己最最重要的问题。

 

       他的第一性征。

 

       他抬起手,犹犹豫豫地起落,最后闭上了眼,一咬牙,手向下落去。

 

       很好,公的。

 

       绿谷惊喜的睁开眼,眼中光华迸出。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的胸口不是有……沉甸甸的感觉吗?

 

       绿谷的脸色刷的白了,他可不想成为什么不男不女的东西。管不了太多,便去解开纽扣。解到一半,他又不敢下手了。

 

       对了,自己早上最开始穿的是睡衣啊?现在又变成了校服?自己怎么没印象做过换衣服这样的事情了?好像是……迷迷糊糊的等到清醒过来已经在车上了?

 

       什么鬼!

 

       算了,不管了,这个世界这么无理取闹的已经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了。

 

       绿谷抛下疑惑,颤巍巍的解开了衣服。

 

       啊……自己看到了什么?

 

       绿谷的脸霎时像是被红烧的肉,几乎快成了绛紫色。

 

       虽然是平的,绿谷十分高兴,而且突然胸口一轻……但是这件粉色的胸、罩????

 

       绿谷巴不得自己昏过去。所以他很愉快地选择了拉起衣服就冲进了卧室,倒在那张诡异大小的床上。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绿谷羞愤异常的换下了昨天的衣服,包括一条粉色的蕾、丝、内、裤。

 

       这样丰富的人生经历大概是直男里的独一份了。

 

       再进厕所,竟然连那份对称的麻鹊斑都回来了。而且手也是粗糙了不少,不过以前的伤疤没有回来。总体上,比以往白了不少,颇有些邻家白嫩小少年的意思。

 

       这些都还好,重点是——小绿谷也缩水了不少。

 

       不过这些都不能影响绿谷“自己还是个雄性”的喜悦之情。

 

       绿谷愉悦地打开卧室门出去,就看见在外面等候的管家。

 

       管家看到绿谷之后的表情十分微妙,一言难尽:“绿谷小姐,老夫没想到您还有……这样的癖好。”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闹!!!!!!

评论(4)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