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竹生

喜欢大家宠我!也喜欢宠你x

【all出久】四大校草 VS 玛丽苏绿谷(2)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反正随便看看吧我现在满脑子是大叔久和少年爆豪的互怼了哈哈哈哈哈

*校园F4集齐了以及我爱欧尔麦特啊呜呜呜呜


       实际上,绿谷现在看着眼前远处的人,他的心的确很飞扬。就是那种想要飞过去一拳头打上去那种冲动。


       没错,对面金色的少年就是他的竹马,爆豪胜己。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对面的那个人正面带讥笑地看了过来。


       不要问为什么绿谷能够看清他的脸,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上一秒自己还看不清,现在几乎是每一根炸起的头发都看得见。


       绿谷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玄幻了。


       但是现在的重点不是如何飞过去打死在嘲笑自己女装的幼驯染,重点是,他现在必须要知道自己是男是女。


       绿谷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一脸懵逼地上了一辆看起来很豪华的加长车,后面还坠着一大队的车而且里面除了司机压根就没人。


       他反应了许久才从自己从英雄排名第一的十周年庆突然到了一个不科学的世界的事实之中回过神来。但是看着自己一头诡异的长发和有些遮到自己视野的奇长的睫毛和……有些沉甸甸的胸脯,他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自己不会,变成女的了吧?


       他急迫地想要去厕所,但是他完全无法说出口。因为他完全没有一丝的尿意,而且边上那个很奇怪的管家也似乎完全不奇怪自己从早上起没去过厕所。


       虽然这么想很奇怪,但是绿谷深深地怀疑这具身体不需要上厕所。


       这个世界也真是太奇怪了。


       绿谷看了一眼自己那拖在地上却纤尘不染而且完全没有人会踩到的长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绿谷进入教室的时候,很是小心的看了两遍教室的牌子,是A班无误了,然后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但是里面隐隐传出喧哗的人声,看这周围的装修,这学校应当是极好的,显然隔音效果不至于特别的差才对。那么里面的吵闹可想而知了。


       即使作为霸占第一十年之久的绿谷,他依然是十分的小心谨慎,他犹豫了好几秒,终于慢慢推开了这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刚一开门,里面并没有人注意到。但当绿谷走了进来,整个教室诡异的突然安静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绿谷能感觉到一束束目光射在了他的身上。


       他稳了稳心神:绿谷,相信自己,就当是一场重大事故的发布会就行了。


       绿谷一步步走上讲台,向老师微笑着点了点头,面向众人开口:“大家好,我叫,绿谷出久。”


       绿谷在自己名字前的诡异停顿并没有引起注意,只是众人也的确炸开了锅:


       “天哪,这个女孩子也太可爱了吧!”


       “能半途插进这所贵族学校,肯定是有什么很厉害的后台吧!”


       “呵,肯定是有什么金主吧。看她这狐媚样。”


       “就是,看着就是个小骚蹄子。”


       “我不管这是我女神!”


       绿谷第一次从男性群众这里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情。他几乎两腿打颤想要逃走。看向老师,有点不知所措。


       那女老师看到绿谷脸上有一丝的红晕,眼神乱飞,一副可怜的模样。竟是升起一丝莫名的长辈的怜爱之情。


       “绿谷同学你随便找一个座位坐下吧。”


       绿谷拘谨地点了一下头,刚迈开腿走了几步,就听见后方的老师小声嘀咕了两句:“怎么会是推门呢,不应该是直接把门踢开吗?”


       绿谷一个踉跄便要摔倒,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心如死灰的闭上了双眼。完了,糗大了。


       这时在绿谷右边的金发男子突然伸手拉住了绿谷的手,微微一个用力,绿谷便改变了方向,一下扑在了坐着的男子怀里。


       “抱歉,冒犯了,你没事吧?”


       绿谷从柔软又略有些许坚硬的触感中缓缓反应了过来,他抬起脸,有些怔愣。眼帘缓缓挑起,入眼一张阳光的笑脸,浅蓝色的眼眸在日光灯下清澈透亮。好……好熟悉。


       他的脸一下被烫了个红透,嗫嚅着开口:“啊……没,没事。多谢。”

       “啊!!!!!欧尔麦特好暖好帅啊!!!!!”


       “为什么刚刚在边上的不是我,可恶!”


       “妈呀,放开那个欧尔麦特让我来!!”


       等等,这是,欧尔麦特?


       绿谷看着面前的阳光少年,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他慌忙地爬了起来,紧紧地盯着自己的鞋尖。满心都是“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年轻版的欧尔麦特啊!!!!”“天哪!!欧尔麦特也太好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竟然扑在了欧尔麦特的怀里!”“呜呜呜呜我冒犯了我的偶像,我有罪!!!”


       “没事的,下次要小心一些哦。”欧尔麦特看着眼前拘谨的人笑意盈盈。


       绿谷这才从自己的世界回过神,用力地点了点头,低着头,转身向教室里面走去,随便找了一个空座位就是坐了下来。


       刚坐下门就被用力地踹了开来,是一个金发榴莲头。


       绿谷不禁是咬了咬牙,这张脸他实在是太熟悉了。毕竟是大喊了十年“老子一定会把你打下第一”而且有事没事找自己打一架害得自己被毁掉了无数套房子的自己的幼驯染啊。怎么到了这么奇怪的地方还能看见他呢?


       绿谷盯着爆豪,却发现那张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然后他抬起一条被沓下来的裤子遮得很短的腿,一脚踩在了绿谷的桌上。


       “喂,丑女,谁给你的胆子坐我的位置的?”


       绿谷一秒钟就被气到了,但看这反应,爆豪显然不是以前的那个了。他也不想计较,看了一眼踩在桌子上的脚,站了起来。


       “这张被踩过的桌子你喜欢就给你了。”


       然后绿谷就在边上的一个空位坐了下来。这时绿谷才注意到在他边上趴着睡觉的竟然是轰。但是想到之前欧尔麦特和爆豪的表现,想来轰也不会认识自己。


       轰侧过头看了一眼绿谷,又把头侧了回去,传来了一声闷闷的“你好”就没声了。


       “啊……你好。”绿谷不大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自己这个不认识自己甚至可能芯子也不一样了的老朋友。


       “啊,又是个女的啊,我还以为会是一个能好好打一架的硬汉子呢。”有些可惜的样子。


       绿谷即使不认识这个声音,听这话也能反应过来了。


       切岛锐儿郎。


       绿谷看了一眼周围,却是没有以前A班的其他同学了。


       他也说不上来,内心有些遗憾。明知这些人不认识自己,明知这些人不是原来A班的同学了,但却还是希望能看到A班的朋友,那群与自己性命相交的挚友。


       但是听到了老师说上课,绿谷也只好收敛心神,准备看书。这时却发现自己没有带书包。


       他犹豫了一下,颇感羞窘。毕竟自己在上学时怎么说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绿谷又把手往桌肚里摸了摸,竟然也是空空一片。


       绿谷感觉好像所有人都在看他一样,顿时产生一种自己是坏学生的感觉。不得不说,即使做了十年的第一英雄,对老师的敬畏依旧是一点没有消退过。


       但是当他抬起头,绿谷却发现周围并没有人注意他。而爆豪一脸暴怒地踹开了边上一个人换了一个座位打游戏,轰仍然在睡觉。他又看了一眼老师,竟然讲的是十分粗浅的初中知识。是即使毕业多年仍然能轻松驾驭的内容。


       下面不少人在明目张胆地玩着、聊天,而那个老师完全没有要管的意思。


       绿谷犹豫了一下,还是认真听了下去。


       一直到中午,绿谷才终于百无聊赖地出了教室,准备跟着人群去往食堂。


       但他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先去厕所看一眼自己的性别。



       >>

 


       绿谷现在觉得这个世界可能都是假人。


       比如说在他面前堵着不让他进厕所的几个女生。


       “哟呵,不是小仙女嘛,怎么过来上厕所了啊?”


       “是啊,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吗?看来外面传闻有假啊。”


       “听说她家很有势力的,还是不要瞎说比较好吧?”


       “哼,我才不管呢,他再怎么样也管不到我这里。”


       绿谷实在是个不知道怎么应对女孩子的人。所以他纠结了两秒选择了直接绕过去。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确认自己的性别重要。


       但是这群人直接拦截了过来,竟是死活不让他过的模样。


       绿谷叹了一口气,只好放弃,转头离开。那群人在他身后是跺了跺脚,一副气恼的模样,却是没有跟上来。绿谷松了一口气。

 


       >>

 


       在这个学校里随便转悠着,绿谷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的不同。


       所谓富丽堂皇,这大概是最好的诠释了。


       双向车道宽的林间小道,鎏金雕饰的垃圾桶,金色的食堂,草坪里大片从未见过的特殊颜色的花朵,整个学校都被奇异香味包裹着。


       绿谷觉得这或许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又或者自己是在做梦。但饶是以第一英雄的意志力,这个幻境不破。即使是掐得自己眼泪汪汪,这个梦境不碎。顺便,这个世界的自己实在是太嫩了。皮肤是水灵灵的,白嫩嫩的。即使是轻轻的捏着,他便是疼的厉害。刚刚用力一掐……


       绿谷走到边上的草坪坐着,这附近都是没人。蓝色的天空里几朵白色的云慢悠悠的爬着。周边延伸出,像是触须一样散乱的伸出。像是以前自己的头发一样,乱蓬蓬的。


       空气里有着苦涩的草汁的味道扩散着,清清凉凉的,蔓延进了绿谷的五脏六腑。即使是适应了到异世界的事实,绿谷仍不适应这个异世界。


       “喂,你躺在做什么呢?!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


       这样嚣张而熟悉的声音,像是从深远记忆里爬出来的。早在好几年前,爆豪就不再那么任性暴躁了。


       绿谷转过头看着后面的人。爆豪一手支起自己的上半身,斜坐在草丛后面的平地,眼睛斜吊着看过来。好生熟悉的模样,却依稀能看出十年后棱角分明又冷静睿智的那个影子。


       看着眼前颇有些熟悉的人,绿谷升起一丝调戏之心。相比十年后的爆豪,这个爆豪显得十分的可爱而青春。

评论(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