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竹生

赤坊是最好滴!

好好学习

我求你好好学习


给大家一张图透
给自己lof拔个草

明天正式上线,不过全文都是这种基调,比较平(。)

排版很烦躁

前面很多地方还准备大幅度删减,太长了


后天秋游,最迟后天结束发出来


我真的要骂了


对了,手头这个艰难的玩意儿写完

我就回轰出胜沙雕去了

换一下心情


我……有点想写性感deku在线直播了?

就……因为脑补了一下后面的车


今天想吃运动会之前的冷淡轰了


轰出做爱!!!(神志不清)


我!
这是我自设!!

我家阿坊给我画的!!!
我亲爆她!!❤❤❤❤

要写甜甜的轰出

剧情都想好了是又甜又暖的类型呜呜呜


等我今晚把写了32天的短篇柒七写完,周末把说好的百出茶沙雕修罗场写了放松一下


下周一周二期中考


然后就把这个轰出文写一章试试手感,希望能给大家看得时候有种超级暖的感觉呜呜呜

真的超甜的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好想写


暴力发言

最近我好喜欢强制和ntr情节啊

可惜ntr只能在大三角里玩玩了……


啊,想写主动伍六七和ntr情节轰出胜


最近三角圈好多肉啊看得我都兴奋了(。)


我找到绑画了!!!

就是这位 @赤坊

呜呜呜

我要昭告天下!!

之前说好的点文 @雾箐岚 恭喜www

欢迎私敲我cp和点梗

【柒七】天性 1

看!我命令你们都给我看!!

这个女人说了要是反响还行就会再开一个柒七坑呜呜呜呜呜呜呜

大家都看!!!


脑洞从来没有HE:

cp柒七

存在私设,可能存在bug。

作者小学生文笔,错别字预警。

作者是个傻的,还有点玻璃心

如果无法接受可以选择出去,

长度未定,可能会坑ok?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这篇是写给这个竹子的生贺(补的)

就她 @南岳竹生




没问题往下(´・ω・`)






1.




天上飘着小雨,乌蒙蒙的一片,压抑得连路上的行人都感到不适。行走在雨中,柒将手中的打包盒往衣服里塞了塞,免得还没到家盒子里的食物就先凉了,到时候某个人又要在那儿说可惜什么的。

虽然买牛杂这点钱柒并没有放在眼里,但他确实不想看到自己的师弟为了这种身外之物难受的哭天抢地。说真的,过于丢人。

柒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随手将手中的打包盒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将外套脱下扔到一旁的篮子里。




走进里屋,伍六七正坐在窗沿上,嘴里叼着一个火腿肠,双腿悠哉游哉的晃着看上去好不自在。柒皱了皱眉,伸手拽住伍六七的后领,一把把人拎了进来。在剧烈的挣扎以及叫喊之后被扔到了一旁的床上。




“啊...靓仔,回来了啊。”

伍六七看着柒阴沉着脸,将到嘴边的打趣又咽了回去。




“你今天又没有训练。”

“哪,哪能啊......”伍六七咽了口口水,看着对面柒冷冰冰的眼神,瞬间起来的气势都消散了。“啊啊啊!!!靓仔啊!外面在下雨啊!你不能让我淋雨训练吧!!”




柒没有说话,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像是在肯定什么。最后在柒的冷眼下,伍六七也怂逼逼的将兜帽拉起,准备认命出去。

“你去哪?”

“啊?训练啊。”

“先把饭吃了,一会儿我陪你去。”




暗自叹了口气,对于自己这个师弟,柒真的是无话可说。去年师傅突然带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扔他面前后就说有事,之后便失了踪影,从那之后带徒弟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柒的身上。

在长久的磨合中,柒就发现了。伍六七并不适合当个刺客,至于为什么他会成为师傅的弟子,即便是到现在柒也不清楚原因。

他这师弟给他的感觉很奇怪,说不清楚原因。柒觉得,伍六七是个很善良的人,甚至是善良到有点蠢,可是身上却也残留着刺客常年出任务所留下的血腥味。那是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的味道,他的危险就像是被故意掩盖住了一样。




就像是只藏起利爪的黑豹,静候猎物上钩的狩猎者。




“啊呀呀!烫烫烫!!”




......他收回那句话,伍六七顶多算只猫,连抓个老鼠都可能失手,随时可能把自己饿死的那种猫。




“靓仔你是怎么做到把东西带回来还这么烫的,外面还下着雨,那么凉。”伍六七说着,突然停了一下。“你不会是裹在衣服里面带回来的吧。”




......至少这家伙直觉倒是挺准的。




柒没有说话,安静的坐在伍六七对面的位置上,看着他一口一口将碗里的牛杂吃完。




“靓仔你不来点嘛?”

“......”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话说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看着我,我压力很大的。”伍六七将筷子上的牛杂咽下,有些尴尬的笑着看着柒,不过对面的人完全没有回复,只是默默的把头转到一边去。但即使是这样,也时不时用余光打量着他。

伍六七不敢再说什么,默默低下头去吃碗里的东西。







“哈啊,我不行了!暂停一下,靓仔暂停一下!”




伍六七仰躺在地上,身上因为训练和对打,出现了一块块乌青的痕迹。而他对面一直陪着他练了一下午的柒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身上一点汗都没出。




“起来。”柒皱着眉看着露在外面的一截腰腹,明明已经半年了,硬是一点肌肉都没有练出来。依旧是白白净净的一块整肉,柒敢说哪怕是从刺客联盟里面随便挑个女的都比伍六七有肌肉。




见伍六七还是没有动,柒走过去一脚踢在他侧腰上,虽说柒控制了力道,但某人还是发出了杀猪叫一般的痛嚎,不知道还以为柒要对他做什么。




“靓仔啊!!踢坏了我的肾我以后怎么找美女啊!你的性福也没有了啊!”

“我的幸福?关我什么事?”




柒把脚从伍六七的身上拿下来,蹲在他的旁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啊哈...没,没啥,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




盯着伍六七有些尴尬的表情,柒微微皱眉,站起身来,从上俯视着伍六七。“这种玩笑,别随便和一个男人开。”

“嗷,哦,我知道了。”




伍六七打着哈哈的从地上爬起来,盘腿坐在地上。还没和柒解释清楚,就被对方扔过来的衣服正中脸部。

“穿上,回去。”

伍六七把盖在脸上的衣服取下,默默的套上外套,将帽子拉起来。训练场外天色已黑,雨也停了,晚风吹拂着有些凉。刚出去被风一吹,伍六七不禁缩了缩脖子,默默跟着柒的后面。




这里的晚上,街道上安安静静的,只有少数几家还开着门。为了早点回到居住点,柒带着伍六七走了近道——一条又黑又深的巷子。




走在入口处,伍六七看着看不见一点光的路暗自咽了口口水。刚打算和柒商量一下,却发现对方的身影已经渐渐隐入黑暗之中。

“等,等等我!靓仔!”




听到伍六七的喊声,柒的脚步没有停下,只是放缓,让伍六七能追上自己。两人一同穿行在幽深的小巷,对于柒来说没什么,他是刺客,与黑暗为伍。至于伍六七,就有点怂了。

怕走丢,一直跟得柒紧紧的,甚至是前面的人停下都没有发现,直接一步上去撞到了柒的身上。




“痛!”




伍六七捂着自己撞上柒后脑勺的鼻子,对方也像是被撞得不轻,身体往前倾,不过很快就稳定了自己的平衡。




“靓仔啊!你突然停下里干嘛啊!”

“安静。”




柒说完后,伍六七也立马反应了过来,不听主人意见暗自绷紧的身体,这是一种条件反射,也是一种本能。有人在他们附近,而且对他们有恶意。




伍六七闭着嘴,身体往柒的旁边靠,还没等他走到想去的位置就被柒一手抓住。对方一个猛拉后压低身体将伍六七直接扛到了肩上,还没等伍六七反应过来就被柒扛在肩上一路狂奔。

柒的肩刚好抵在伍六七的肚子上,快速的跑动中,肚子被一上一下的顶的有些难受。伍六七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身后有一群人跟着他们,带着面具,身着漆黑的夜行衣,手中的匕首在月光下发着冷光,看上去十分吓人。




“卧槽!靓仔!后面有人来了!”

“闭嘴!”柒几乎是咬牙切齿得对着伍六七说道。




柒的速度很快,即使在刺客联盟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但身上扛了一个成年人还是让速度大打折扣。

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柒跳下一处暗巷,将伍六七往角落的垃圾桶随便一塞后冲出巷子开始吸引追兵的视线。




对方也确实上当了,躲在垃圾桶的伍六七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闻着周围因为食物腐烂而散发出来的酸臭味决定再等一会儿再出去。

等到声音完全消失十多分钟后,才慢悠悠的从垃圾桶翻出来。伍六七将挂在身上的烂菜叶清理掉,刚走出巷子想往安全屋的方向走就发现面前站着另一个刺客。




“还好我跑的慢留下来了,不然连威胁用的废物都抓不到就太丢人了。”

“不,你作为一个刺客体力那么差还跑的慢已经足够丢人了。”




被戳穿后的刺客双眼透过面具紧盯着伍六七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默默的拔出那把锃亮的刀直接往伍六七的身上砍去。




“你小子戳穿我干嘛!留点面子不行嘛!”

“恼羞成怒啊!大哥我错了!刀放下!!!啊!!!杀人了!!!”




伍六七条件反射的一个低头,刀深深的插进他身后的墙壁中。看着头顶白亮亮的刀刃。伍六七咽了口口水,一个抬脚照着男人脆弱的部分狠狠的来了一脚。

对方也是疼的厉害,捂着裆部身体就往前倒。伍六七躲闪不及,坚硬的面具和他的额头来了个亲密接触。瞬间,伍六七觉得自己的眼前飞着几只鸡,围着他的头绕圈,还一直叽叽叽叫个不停。




伍六七用双手将对方推开后,起身跑的远远的,抬手摸上额头,感觉湿湿的,应该是出血了。

单手捂着伤口,伍六七刚准备想办法脱身,就看到远处朝自己狂奔而来的柒。杀气满满的举着那把碎刀,突然刀分为碎片,在气御下快速朝着他的方向飞过来。




刀刃擦着伍六七的头顶飞过,在刀刃划破肉体的轻微响动后,身后刺客的血撒了伍六七一头。回过身去,刚才还捂着裆的刺客已经被割断了喉咙,手中还拿着一把剑,如果不是柒刚才来的那下,可能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是蠢货嘛!”




柒有些气急败坏的走到伍六七的身边,看着他额头上的伤口觉得还是不要让伤患为难,将到嘴边的骂话咽了回去。




“......刺客,不能把后背留给敌人。”

“哦......刚才谢谢了,靓仔。”




说着,伍六七对着柒露出了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柒抬头揉了揉伍六七的头发。




“回去吧。”




还没等伍六七说什么,柒就转身往居住点的方向走,伍六七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闭上嘴安静的跟着柒的身后。

而两人走后没过多久,之前追出去的那群刺客就回来了,看着地上死相惨烈的尸体,一人默默走上前将人扛起来。

一行人快速消失在黑夜中,若非是地上那摊血迹,或许谁也不会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暗杀。




TBC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66天/轰出】竹取物语

*梗初始于《竹取物语》

*魔改,极度,极度,极度沙雕

*是百日出久活动文

         “有个竹取老翁,他的女儿绿谷出久容貌世上绝二无双,她的美貌能将黑夜中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照亮!见过她的人都惊为天人称之为辉夜姬!”

         不知哪一天起,京都里突然传起了这样的说法。但凡是说出这样话的人都一副头头是道的模样,似乎所言没有半分虚假的笃定模样。长此以往之下所有人都觉得这事情是真的,甚至有人因此而茶饭不思直说娶不到绿谷出久这辈子都了无生趣。

         但是实际上,竹取老翁拿着他所言“从所伐竹子中发现的”大把金子来到了京都之后,他就打造了一栋小屋,辉夜姬在其中从未露过面。见过她的人只有竹取夫妇和他们请来的宫廷礼仪先生罢了。

         京都的多少公子哥儿都为了从未见过面的绿谷出久大打出手,他们每日在绿谷出久的屋子前游荡,只求能有幸见到她一面。

         后来这件事情沸沸扬扬传遍了整个日本,几位国主的皇子都想要迎娶她回国。

         安德瓦听说他的死对头欧尔麦特的得意门生有想要迎娶绿谷出久的意愿,大手一挥召见了他最满意的儿子轰焦冻:“我要派你出行一次,这次的目的是将绿谷出久娶回来,此行不成你就不要回来了。”

         于是轰焦冻不得已踏上了前往京都的路途,他的目标是星辰大——不,他的目标是所有人的红玫瑰,绿谷出久。

*

         轰焦冻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京都,他找到了绿谷出久所居住的地方,木屋周围的石墙外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全都是人。

         他的随从拉来了一个人询问:“请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哟,新来的?”那个人转头撇了一眼,然后指了指墙上,“那儿,看见了没?”

         其实在这之前轰焦冻一行人就察觉到了,这些人将墙围得密不透风但是十分有讲究,比如说他们都面朝墙壁,又比如说他们手里都拿着书本。

         搞不懂,难不成这绿谷出久还要求追求者都要带书不成?那看来还得给他家皇子琢磨着买个一车书才是。

         但是那个人摇了摇头:“一看你就是没搞懂我在说什么。你再仔细看看。”

         “你看看那上面是不是有洞?”

         随从点了点头:“不是镂空的小窗吗?”

         这人也是没见过像这个随从一样这么木的,一拍他脑袋:“什么小窗!那是我们自己凿出来的!这辉夜姬啊,她的美貌照得整个屋子没有一丝黑暗,连这个大木屋都容不下她美丽的光辉!所以我们都来这里借她的光芒读书!”

*

         随从听得那是一愣一愣的。

         “一看你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外地人吧?还不知道辉夜姬?这绿谷出久可是个大好人啊!造福了我们这儿十里八乡不知道多少穷书生!”

         这人嘴里说着话是越来越激动,唾沫星子横飞,就差脸上写着:出久天使。

         随从只好打着哈哈应付了这个出久狂热爱好者,回头向轰焦冻解释了这里的情况。

         轰焦冻一听,觉得此事大有可为,思考了一下说道:“帮我买一本书过来,今晚我们就呆在这里了。”

*

         于是轰焦冻一行人在绿谷出久的院墙外面等到了半夜三更,除了他们所有人都已经读完书回家睡觉去了的时候。

         “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呢?”

         随从忍不住问已经在这里看了很久书的轰焦冻。

         轰焦冻合上书,闭着眼睛回道:“——果然亮得可以看书啊。”

*

         后来他们一夜未归。

         因为轰焦冻的命令,他们傍晚并没有去客栈开房。

         在绿谷出久家满是孔洞的围墙外,显然地面没有因为她的美貌而变得暖和。

*

         轰焦冻决定要见一见这位绿谷出久。于是他终于第一次正式敲响了她家的大门。

         打开门的是一个绿色卷发长相可爱的男生。

         只一眼,轰焦冻就觉得自己一定要迎娶他回家,他脱口而出:“请和我结婚吧!”

*

         然后他转身对自己的随从说:“我不娶绿谷出久了,你们回去告诉我父亲吧。”

*

         说完他听到面前他新鲜出炉的求婚对象说:“……这位先生,我就是绿谷出久啊。”

         于是求婚对象又成了拒婚对象。

*

         由于这天的经历实在过于丰富,导致轰焦冻一度陷入对自己人生的怀疑。直至他进入绿谷的家中都一直没有反应过来。

         绿谷出久是个男性。

         辉夜姬……就是绿谷出久……是个男性。

         轰焦冻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要努力迎娶的人正好是自己喜欢的人而开心——某种意义上来说。

         等轰焦冻回过神就注意到了周围实在是有点奇怪……全都是蜡烛油灯。

         绿谷出久看见他的目光向周围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因为晚上都是读书读得比较晚所以父亲就买了很多……”

         “能把晚上的屋子照得一点黑暗都没有呢!”

*

         于是这天傍晚轰焦冻帮着绿谷出久花了半个小时把所有油灯点上。

         期间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阵墙外的人歌功颂德的声音与读书声,三百六十五度全方位无死角立体循环音效,比他混蛋老爹建的那个神殿里日夜不休的经声还要充满魔力,直让轰焦冻脑子发混,不知今夕是何年。

         但是绿谷出久点完灯之后竟然面不改色拿出了书本开始阅读起来,安静的脸庞在灯火下好看极了。

         “绿谷,这周围声音这么多不会影响你读书吗?”

         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已经努力了。”

         该说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吗,但是轰焦冻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听到这句话有些怪怪的。

*

         第二天,轰焦冻就辞别了绿谷出久回到自家继承皇位了。

         毕竟不这样的话他没法雇佣一个两百人合唱团——哦,朗诵班,在每天傍晚围绕着绿谷出久的屋子朗诵各式书籍。最好还要打个地道,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才好。对了,还有油灯,油灯的光晃来晃去太伤眼了,要换成百盏琉璃盏才是。

         这么一想,娶绿谷出久还真的是很难,只能回家继承皇位了。

*

         经过不休的努力,轰焦冻终于把自己老父亲从皇位上挤了下来,雇佣好了国内顶尖朗诵班,地道以及屋顶的椅子都放置好了,琉璃盏也预备就绪,轰焦冻又一次踏上了娶亲的艰苦道路。

         跋山涉水来到了京都之后,他时隔多年终于又见到了绿谷出久。他就好似不是真人一般,竟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可爱娇俏。而轰焦冻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近三十的成熟老男人,这让轰焦冻不免有些担忧。

         但是他也没有忧虑过多,向绿谷出久阐明了来意。

         只见面前的人儿一声叹息,抬头幽幽地看着外面天空的月亮说道:

         “但是我是月亮上的人,如今已经快要回去了。轰君,对不起。”

*

         轰焦冻受到了打击,决定动用自己的百万大军来拦下接绿谷走的仙人。只可惜……

         绿谷出久居住的独栋别墅太小了,连一千人都装不下。

*

         绿谷出久被接走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轰焦冻看着他一步步走向那群仙人,被披上可以飞天的羽衣,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

         他大步上前,拉住了依依不舍的绿谷出久的手,两人相视无语凝噎。

         突然,轰焦冻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丝毫没有迟疑,立马——

         扒下了绿谷出久的一半外套,给自己套上了其中一只袖套。

         You fly,I fly.

*

         后来,两个人一起飞到了月亮,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