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竹生

阿竹,叫我阿竹就好(嘿
为什么要叫我太太?叫我阿竹不好吗?我不可爱吗???
难道你们想让我叫你们先生???

辣鸡写手。转行写段子去了。
主食杰佣、胜出、轰出
同食雷安、嘉金、瑞金。

废话奇多,会没事删

准高三忙到吐血
最近沉迷杰佣,但是之前的坑会慢慢填,不过大批量填坑还是要等暑假

文笔很烂
希望读者天使能提出改进建议
十分感谢(九十度鞠躬

……有人吗?
我想问问所有坑里有哪个是诸位比较想看的
这几天我努力多更一下
因为八月要开始补课了……
更新还是有的,但是多更概率就要低了()

明天更新小英雄!
然后……今天下午的更新咕掉要怪我对象 @叶霜衍 拉着我打游戏(?)(说着猥琐地笑了起来)
以后双更什么的就不说了,我发现一般不说的话能双更的概率大一点x
以及如果没有确切请假条就断掉日更(不是双更)的话请骂我是苟
请不要对我太温柔x

【杰佣】同性相吸(2)

目录

*衣冠禽兽老师杰x地痞流氓学生布

*世界观:普通校园

*一切cp除杰佣都是无保证不稳定的







*


“靠!”奈布微喘着气,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都他妈给我住手。”

 

校门口人不少,一个班十几号男生都来了,不说个个健壮,最起码在对面只有一个威廉的情况下显得是十分的有气势。

 

打群架?这就是威廉所说的打群架?就算上自己那也只有两个吧,打十几个人?谁给威廉这小子的勇气?奈布皱眉看着这个一边倒的场面。

 

不过好在跑过来的也快,一群人还处于推搡的阶段,没打起来。

 

“学生聚众斗殴?”杰克也跟上来了,脸上一贯的笑被扯平,显出教师的威严来,“监控就在那里呢,你们想吃处分?一群准高三了记过了就别想消了。”

 

于是一群人就像被按了快进键,一时乱做一团,听见的人喊着“老师来了”,一边去拉那些没反应过来还想推威廉的兄弟们。

 

“都安静点。”

 

一下子场面静了下来,只是每个人还在不安地胡乱动着,试图将自己埋进人群的角落里。

 

杰克扫视了他们一圈:“这次我看在是假期的份上既往不咎,赶紧散了。”

 

2班的十几个人作鸟兽散,留下一个威廉悄摸摸地向杰克这里走过来。

 

“怎么?还不走?”人散的差不多了,一贯的笑又在杰克脸上出现,哪里还有严肃教师的模样?这就又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校园男神了。

 

“我要把他给一起领走啊。”威廉神经大条,即使刚刚才一副要打群架的模样现在也完全不担心杰克责罚,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还翻了个白眼,一手把站在杰克前面的奈布扯了过来,“散了散了,回家了。”

 

一边往回去的方向走着,威廉一边问奈布:“诶,你怎么把老师给带过来了?”

 

“在后门等你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我往正门赶的时候他自己跟上来的。”奈布把自己勉勉强强挂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给随手理了一下,“这次是巧合,要是没遇到他,你就准备我们两个挑他们一群?”

 

“这怎么可能?我又没这么自大好吗?”威廉看着奈布一脸不可置信,“只是所有人的地址都通知错了,似乎是这样……最后只来得及打给你了。”

 

“你神经到底是有多粗……”奈布叹气,“这次算你运气好,那个杰克帮了我们一把,而且2班一群人不禁吓。”

 

“嗯?什么不禁吓?”

 

“现在暑假期间,那杰克说的记过都是假的,最多就是调个监控。那群2班的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哦……”威廉若有所思的样子,一拍手,“不管了,反正没事就对了。看下次我——”

 

“别折腾了,这次我知道的时候你都约好了没法拦,但是下次别约架了,都高三了,把档案干净点容过这一年。”奈布看威廉还想说话,又说,“你不想你妈看着你的处分以泪洗面吧?”

 

“好啦,我知道了。”威廉还想反驳,听了这话想起自己妈妈那哭哭啼啼的模样又把话吞了下去。

 

算了,安分点吧。

 

*

 

两天一过就开学了,奈布和威廉背着几包的东西提前去收拾宿舍,收拾完了之后到教室。

 

高三他们重新分班了,所幸两人还是一个班,只是不知道新的老师是哪些。

 

“希望英语还是玛利亚老师教。”在去班级的路上威廉这么说道。

 

“你英语不是不听吗?”

 

“但是英语课很适合睡觉啊,玛利亚老师的声音很温柔,催眠效果很好,听她一节课我能睡半天!”

 

“玛利亚老师她知道吗……”奈布眼皮跳了两下,“到教室了,收敛点,新班主任指不定要放个两把火。”

 

奈布和威廉走近教室,准备从后门进去,稍微看清了些里面奈布就忍不住眉头跳了跳。

 

讲台上站着的细细长长的一条正是校园新晋男神杰克。

【杰佣】霸道读者俏作者(6)

目录

*乐乎正剧写手布x一掷千金读者杰






*


Jack在音乐区虽然是“随便玩玩”的性质,但是他职业操守还是很好的,定期直播也是有的。

 

不过——好的这里我们需要一个转折——他的直播内容是永远也别想和他的房间名称或者他的“唱见”头衔挂钩了。

 

唱歌是很偶尔的事情,更多的时候,页游手游端游各类游戏,甚至他还在他的直播间玩过文章朗诵。

 

毋庸置疑,读的就是佣兵的小说。

 

这点让回想起来的Jack粉丝都好像被硬塞了一嘴狗粮一样。

 

而在开成公布他的追星活动之后,他就愈发放肆了起来,文章朗诵已经满足不了他这个恶魔了。

 

“今天也要直播。”Jack手托下巴,皱着眉,“不知道要直播什么好。”

 

这几乎是每天都能听到的了,弹幕里有几个萌新喊着想听什么歌,除此之外的老粉都在议论:

 

“我觉得今天是单机游戏。”

“橙光我觉得海星。”

“诗朗诵吧。”

“直播吃东西有可能。”

“吃播概率低,我觉得游戏吧。最近不是新出来一个一对四竞技游戏?”

“嗯,Jack还挺喜欢试水新游戏的。”

 

“今天我要做一朵不一样的烟火。”Jack兴致勃勃看粉丝议论纷纷然后神秘地笑了笑,“我今天,直播看小说。”

 

说着他打开了乐乎:“正好我已经两天没有看我佣的更新了。”

 

“朗诵?”他瞥了一眼弹幕,“你对我的话有什么误解吗?我都说了是看,今天不读。之前朗诵那叫给你们推荐优美段落。”

 

于是在Jack直播间的惯例:没有bgm的情况下,随着他真的认真看起了小说,直播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如果不是他速度极慢地偶尔翻动界面,许多人都要以为自己卡了。

 

等这短短几千字在屏幕上滚了近一个小时才结束,Jack伸了个懒腰,把关了的弹幕又打开。弹幕从稀少再慢慢变多。

 

好在一般看Jack直播的人都习惯他的“不务正业”了,他做什么事情都有心理准备,抱着打发时间的念头过来的。所以没几个人抱怨一个唱见不好好唱歌吸粉。

 

Jack看着弹幕挑着回答:“我看的很慢吗?这不是怕你们跟不上……嗯,因为好看,所以每句话要看两遍,一个个字看过去,我觉得我看得不算慢了。”

“当然好看,不然我能放心让你们陪我看,不怕你们闹翻天?”

“乖,别闹,不唱歌。”

“嗯……有道理,今天看到更新了我心情舒畅就唱几首好了,你们要听什么歌?”

 

等今天的直播结束,一群人跑去了佣兵的乐乎下感谢他的更新让他们如愿以偿听到了Jack唱威风堂堂。







————————————

奈布:你Jack威风和我佣兵有什么关系?

杰克:因为是想着你喘的

我flag在这里立好了!!
如果我抽到感染!
我就!
一天十更
不怂

这就是爱情!!!
这个佣兵小哥哥,我遇见两次没敢勾搭,特别后悔。
后来和老哥分开玩的时候我哥又看见了,立马打电话给我然后拜托小哥哥等了我两分钟
我当时真的人生圆满呜呜呜呜呜
太帅了吧!!!!

最近激情掉粉

虽然有没有人看都无所谓啦——当然有人看最好,我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我还是要解释一下:

最近小英雄的坑拾起来了,所以主页会很混乱甚至可能杰佣放了两天不更之后看起来就会像是跳坑断尾了

但是现在是双坑并行,两个坑都会填的(指两个目录里收录的所有坑)

会尽量做到每个目录都随机日更一个坑,但是也有可能做不到,也有可能一天更新个四五篇

唯一有保证的是每天会更新最少一篇(也就是有可能只有一个目录里的一个坑会更新)

当然,特殊情况还是有可能请假

然后主页混乱的问题,我每篇更新都会带上目录链接。小英雄和杰佣是不同目录,所以不吃另一个坑也完全没问题。

但是如果你实在不能接受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请取关吧。

以上。

(最后小声抱怨lof没有置顶功能,我想把这篇置顶)

【杰佣】快乐源泉(不完全后续)

(1)

预警!世界观:第五人格庄园游戏+守护甜心+系统流


*自带系统主动攻略杰x世界中心自己不知道布

*是一如既往的沙雕文,群内接文,后续小天使们接好之后我会长图或者转发过来


*因为小伙伴的接力还没做好图,我先把我接的发出来了,大概,不是很难懂,断层不厉害







奈布看着杰克周身突然散发出一种仿若80年代的价值最多不超过五毛钱的七彩炫光特效遮住了杰克的身体,然后在光彩之中传来杰克的……娇呵:


“变身!金纹大触!”


等光芒消散,奈布就看到杰克突然变成了……这有点难以言喻,准确来说——奈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下措辞,一拍手掌:


“啊,史莱姆液!”


于是奈布就看见杰克的面具似乎颤抖了几下,面具下眼睛处的红光闪烁不定,然后他突然就跪倒在了地上。


内八的跪法,弯着脆弱弧度的脖颈,空洞的眼神。


用一个不恰当的词来形容一下:


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


奈布抿了抿嘴,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节哀。”说完之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靠,杰克这个家伙怎么跪倒了都有自己的腰这么高?


【叮——请玩家合理使用皮肤进行攻略。】


奈布的耳边响起这样一道声音,然后就看见杰克颓弯了的腰背突然挺直,杰克粗重的呼吸传来。奈布听不见的是此时杰克的心声:


是你搞得鬼?很好,系统,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而此时的奈布在想什么呢?


家里还有孵出来的一条小狼和鲨鱼,虽然自己孵的蛋竟然是给别人变身的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逻辑,但是——


奈布眯了眯眼睛,看得杰克莫名哆嗦了一下:


好想再看几次杰克大喊“变身”的场景啊。


奈布一边躲着杰克的液体爪子一边深思起了一些很沉重的问题:


今天回去一定要好好和伙计们说道说道,那群女士以后还会不会喊着要杰克老贼抱抱?


狼的话,杰克的尾椎会长出一条尾巴吗?还是干脆在地上满地爬?


鲨鱼……杰克不会没腿了吧?!天呐!太可怜了!


但是奈布转念一想,连液体都做过了,做一条鱼又能怎样?好歹是固体啊!


各种心思在心中流转着,奈布突然听到一阵铃声嗡鸣,是密码机全开的声音。他转头一看,今天发挥严重失常的杰克先生还在努力的适应自己的新身体。


奈布正准备直奔大门离开了,但是今天不知为什么犯了低级炸机错误的艾玛小姐在转角处出现了。她突然夺过了奈布别在腰间的弯刀——奈布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反应不及,当然还有一些莫名奇妙地动作迟钝——然后一把捅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奈布,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知道你羡慕杰克他喜欢我,但是,你不能丢失了善良的本性,嫉妒伤人啊!”


不提从转角过来的杰克觉得自己突然“被喜欢了艾玛”实在是莫名其妙,奈布现在满脑子只有:我克这个妖艳贱货怎么可能是我的园丁小甜心?艾玛你不爱艾米丽了吗你不怕家暴吗?杰克那个老贼有哪里好的?不对,艾玛不会被自己捅死吧?Word妈,艾米丽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看好我的小妈妈。爸爸,崽给您跪下了!!!


不过好在游戏一结束所有人身上的伤都自动消失了,只不过艾玛还是捂着小腹骂骂咧咧的:“靠,怎么莫名其妙我就捅了自己一刀?要死了我现在还是神经抽痛。完了不要回去被艾米丽看出来吧?我怎么就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完了完了跪搓衣板了。”她转头看奈布,“奈布,你千万别说漏嘴!不然我就吹枕边风让艾米丽下次不治疗你了!”


“嗯?枕边风?”温柔的声音响起,“你又做了什么?”


“啊啊啊啊艾米丽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没有一边用奈布的刀捅自己一边婊里婊气地说杰克喜欢的是我不是奈布!!!”


而奈布完全没注意这里乱成一团,脑中还在思索游戏结束前听到那道机械音说:


“我的天呐,这个世界线也生硬了吧!”







————————————————

首先,发表一下感想:受到红豆的启发,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sd的一次了

感谢红豆

其次,本来不该发的,好歹等中间的接力发上来。但是因为今天逛展子所以无更,加上剧情断层不厉害,所以还是发上来混更了

明天继续恢复日更x(比哈特)

夸爆这个小哥哥!!!
靠我怎么拍的没有他万分之一的帅气呜呜呜呜呜呜呜
耳朵要好评!!!!
我永远爱轰轰!!!

【轰出胜】荒星求生(7)

目录

*娱乐圈直播荒星生存+未来星际+机甲+并不是ABO

*初入娱乐圈军部大佬久&影帝幼驯染卡&娱乐圈流量小鲜肉轰

*听说影帝和顶级小鲜肉打起来了!!!








*


等绿谷第二天醒了的时候,爆豪他们一队人已经不见了。

 

“哦,违规之后被导演组绑起来送上飞机了。”在询问之下的轰这样回答绿谷。

 

绿谷一惊:“真的被绑起来了吗?小胜没有反抗?难道我睡的这么沉,已经连爆炸声都吵不醒我了吗?”

 

轰愣了愣,沉默了一下:“……我真的没有开玩笑的天赋吗。”

 

“没有没有!”绿谷摆手,然后挠了挠头,“我以为轰君是不会和别人开玩笑的……很认真的人呢!”

 

绿谷还觉得尴尬,这时电气拎着一个包往里面边塞东西边向他们喊道:“喂!聊什么呢?该走了!”

 

“诶?我们要去哪?”绿谷问。

 

“昨天弹幕把我们的坐标透露给了爆豪,但是节目组说这个是违规操作,所以要换地方。爆豪他们先一步上了直升机了。我们的话就等你起来了。”轰解释。

 

绿谷听了之后脸一下子就从耳尖红到了脖颈:“啊,我,这个,我不知怎么就说过头了,都是我不好!”

 

“这倒没什么,也没晚多少。”轰摆手,“倒是你的确睡得比之前久些,身体不舒服吗?”

 

这倒也不是……绿谷揪了揪自己的额发。他一向睡眠好,不需要睡太久,许是昨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甚至后来躺下之后的三秒睡技能都被延长到了十秒才睡着,所以睡眠不大好时间也被延长了些。

 

“没有啦……轰君你放心。”绿谷岔开话题,“有什么要带走的吗……?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庇护所了。”

 

“嗯,还好也没什么,主要就是上鸣的一些东西和那几条空间项链了。”

 

“喂!在那里卿卿我我干嘛呢?走了走了!”上鸣把节目组友情提供的大容量背包收好背上,向绿谷和轰招手。

 

*

 

又是一次毫无尿点地从飞机上跃下——好吧,这次还是不一样的。

 

或许是为了做到操控两队的大致降落位置,这次没有选择在海边让他们自己漂流而是森林中树木相对不太密集的地方跳机。

 

然后上鸣就被自己的大容量背包挂在了高高的树上,耷下来的降落伞盖住了他的头,差点把他叽哩哇啦的求救声盖了过去。好在绿谷等级高,听力极佳,还是注意到了上鸣——他所在的树太高,从地面看去都被矮些的树冠遮得连巨大的降落伞都看不见了。

 

等一行人再次集合的时候已经过去小半天了,绿谷不由得感到愧疚:“都怪我拖了时间,这次从头开始的时间都少了好多……”

 

“没事,与其在这里埋怨自己还不如赶紧分工吧。”相泽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干涩的眼球得到些许水分。

 

“啊,说的是。”绿谷手忙脚乱的环视众人,嘴里碎碎念了不少东西,然后强自镇定提声问:“上鸣你下一步有什么准备吗……?我是说你现在还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制作吗?动力机什么的。”

 

“当然可以啦!”上鸣竖了个拇指,“我可是把可能用到的材料都带来了。”

 

“那就这样吧,按照之前的分组,我和轰君先去找食物和探路,相泽和饭田找驻地。”绿谷扫视几人,有些拘谨,但是话语间果断利落,“之前为了集合,周围一小圈都已经探过了,应该没什么危险。但是以防万一,上鸣你还是去那边。”

 

绿谷指了一下。这周围还算空旷,一下子就能看到他说的地方:“就是两片巨石,正好搭出一个三角空间,而且背靠山石。你就在里面先继续你的工作吧,如果有危险的话就把空间项链里的机甲拿出来挡住唯一的入口。虽然没有动力,但是用来阻挡危险还是够了,然后你发信号给我们就好。”

 

“那就这样,等差不多下午四点我们在那里集合。”

 

众人点头,然后按照分配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啊……从零开始了呢。”绿谷叹了一口气。






——————————————

怎么可能是从零呢!两个吻可不是说着玩的!!(发出猥琐的笑声)



本来想写到这天结束的然后一是该睡觉了二是发现这篇题材该死的好写字数刷刷的就超过预算了(扶额)